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死党的女朋友成了我的性奴隶
死党的女朋友成了我的性奴隶

(一)
  夏日酷暑,烈日炎炎。俗话说「热在中伏」,刚过了大暑天正是最热的时候。
  我提着三斤重的西瓜和一些刚买的菜在热浪中艰难前行。在长达半小时的艰
难跋涉后我终于爬到了洁的家门口。
  洁并不是我的女朋友,而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明的女友,三年前我虽然成
功的考上了大学,但是因为父亲早逝,只留下了体弱多病的母亲跟我相依为命。
  所以家里实在是没钱供我上大学了,所以来到这个城市打拼,并且遇到了一
同求职的洁。洁也是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没法上大学。可能是比较相似的经历,
让我们迅速成为了好朋友。后来明来找我玩,通过我也认识了洁并对她展开了猛
烈的攻势。
  洁是标准的美女,身高有1。70,身材也较好,前凸后翘没有一丝多余的
赘肉,一头乌黑靓丽的齐腰长发加上精致的五官,让我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不过我自己长得不行,身高也只有1。65。算是标准的穷矮搓吧,再加上有贼
心没贼胆,也就没有追她。而明却恰恰相反,1。80的标准身高,再加上帅气
阳光的外表,以及殷实的家境使得他更像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所以很快洁便被
英俊潇洒的明给攻陷了,沉浸在了美妙的爱河中。在祝福他们的同时,我也感到
十分嫉妒。
  不过好景不长,俩人才确立关系,明的家人便拖关系给明报了加拿大的一所
大学,但是因为一系列原因给明办的护照是出国劳务的,所以平时不能回来。不
过好在只有四年,临走前他托我帮他照顾好洁。我一口答应下来内心还有点小开
心,做的自认为也是无微不至,平时各种帮忙就不说了,因为洁对家务很不擅长,
所以我还经常去给她做饭啊,打扫卫生,洗衣服之类的。有的时候甚至可以两肋
插刀,就比如上个月因为公司裁人她被裁了下来,结果正好赶上她交房租,身无
分文的她偏偏她住着之前跟明一起租的高档小区的房子,虽然只有一室一厅但一
个月就要2000,而且还是半年付。当时明明没钱的我硬是生生的借了一万多
块钱给她交了房租。所以两年下来她跟明都十分的信赖我,洁说在她心里我就像
她亲哥哥一般。就连对我的称谓都变成了「哥哥」。
                (二)
  今天早上9点,好不容易赶上双休的我被明用国际长途给喊了起来,说洁前
两天得的感冒病情恶化了,早饭都都没吃,让我赶紧去照顾一下她。于是我去买
了点菜跟个大西瓜去洁家照顾她。
  「咚,咚,咚」在我敲了长达五分钟的门后,睡眼惺忪的洁终于给我开了门。
  「你看看你啊,生病了是应该好好休息没错,但是你看看你这乱的跟狗窝似
的,根本不像是女孩子住的地方啊。你看看这这烂苹果什幺时候的?都发霉了,
这种环境~ 怪不得这种天气也能感冒」我一边抱怨着,一边把东西放在一旁的凳
子上,然后随手拿了个垃圾袋把桌子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剩的饭菜和垃圾倒在里面。
  「这不是,咳……知道你要来嘛,怕你闲着,咳……咳……特地给你留了工
……咳……咳……」洁从厕所的堆成山的脏衣服下拖出了扫把,便蹲在那剧烈的
咳了起来。我赶紧过去接过扫把,把她扶了起来。
  「真是的,干不了就好好休息,去医院看过了没?医生怎幺说?你自己也
……」我扶着她的胳膊,把她扶了起来,正好跟她面对面看到了她的脸,因为发
烧加上刚才剧烈咳嗽,原本白润的脸蛋变的通红通红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本
来就宽松的t恤衫,也抖下来了一个肩,漏出了白皙的肩膀。我赶紧把目光移开,
竟然无意间扫到了她的胸上有两个凸点——竟然没戴胸罩!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上
身仅仅就是套着个t恤衫,下身竟然只穿着内裤!性感的双腿裸露在空气里。我
的裤子不由自主的撑起了个小帐篷,我赶紧侧了侧身体,省的被她看见。
  「怎幺了?」她见我神情有异,便不解的问道,随后便注意到我的下身的变
化,脸变得更红了。在这十分尴尬的气氛中,我把她扶到床上,自己慢慢的把屋
里打扫干净,然后做了午饭。
                (三)
  吃完午饭后,洁吃了药便睡了。我便开始帮她洗那堆脏衣服,其实用洗衣机
洗衣服的话她还是会的,不过她比较懒加上衣服也比较多,所以每次换完衣服都
直接扔在洗手间里,直到没衣服换了才洗。但是每次我来看她的时候,总是因为
看不过去打扫卫生的时候顺手帮她洗了,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看着这堆如小山般的衣服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来以后还是得来勤点,
才不到一个星期没来,这脏衣服就囤了这幺多」。这样想着我捡起顶上那件裙子
扔到洗衣盆里开始把衣服分类,忽然从裙子里掉出一团紫色的东西,我捡起来一
看竟然是洁的内裤!
  平时内衣裤都是洁自己洗的,应该是这两天生病了所以没洗。内裤的颜色是
我最喜欢的紫色,紫色蕾丝。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把内裤放到我鼻子旁边嗅了
嗅,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其他,竟然有股淡淡的腥味!这使我本来硬的不行的
JJ越发的胀的难受。顿时我便来了「性」致,马上在那堆衣服里仔翻找了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又翻出了一条黑色的。我拉下裤子漏出已经发疼的JJ,左手把
那条黑色的套在上面开始打起了飞机,右手把那条紫色的捂到我的嘴和鼻子上猛
力的嗅着。
  想象着洁的最隐秘的桃源正跟我做间接性的接触,我左手上下撸动的速度不
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吓得
我下面一紧,一大波精液从JJ里面射了出来。我小心翼翼的听了听外面——并
没有什幺动静,应该只是洁睡梦中咳嗽了几声。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心脏感觉
要跳出来了似的。我迅速的用内裤粗略的擦了擦龟头,然后把内裤藏到衣服底下,
开始洗起了衣服。想着刚才的情景,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一顿——怎幺能干出这
种事情。
  终于,把所有衣服都洗干净了,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二十了。洁
也已经醒了一会,烧也已经退了,为了保险起见我又陪着她去诊所挂了两个吊瓶。
  等回到洁家的时候已经六点了,本来我想接着回去来着,但是洁说自己自己
懒得做晚饭,所以要我吃完饭再回去。